公司动态

白玉兰黄金配角的行业焦虑:做剧的不专业,播出的没营养,不想让孩子看

发布时间:2019-07-17 11:10   作者: admin

原标题:白玉兰黄金配角的行业焦虑:做剧的不专业,播出的没营养,不想让孩子看

搜狐娱乐专稿(姜佳敏、庄自修/文)6月14日,第25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将举行颁奖礼。近日,搜狐娱乐独家采访了几位白玉兰最佳配角的提名演员——高鑫(《都挺好》)、李念(《都挺好》)、李乃文(《爱情的边疆》)、刘奕君(《远大前程》)、刘琳(《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和萨日娜(《那座城这家人》),让他们谈谈表演、行业变化、最近热议的影视寒冬,还有小鲜肉。

和这些演员对话的好处在于,他们不像流量明星一样被偶像光环所束缚,回答问题时很诚恳,甚至很直接。

这其中,属萨日娜最敢说。在采访中,萨日娜情绪最激动的时候是在谈论这几年影视圈的变化,“我在电视里看到现在播的作品,心里就想:这就是现在的戏吗?真的让我瞠目结舌,就觉得电视里播的都是非专业的人做的剧,真的没有(营养)。大家都是有孩子的人,你们会让自己的孩子看这些东西吗?……你要让我选择,我现在就出局,我玩不了这些,我也不能让小孩们看到的全部都是没有根基的,没有任何文化营养的东西。”

萨日娜的这番话无疑体现出了近几年影视圈浮躁、急功近利等问题。李乃文也说,曾经剧组每次开机之前,都会有剧本围读,而现在很多剧组连前期准备都没做足就开机了。刘琳早年间拍戏时,每每都是与剧组待上三四个月。而现在,她和剧里演她孩子的小鲜肉、小鲜花相处总共也就十来天,所以她必须要在第一天就心理暗示自己去接纳对方。刘琳说这也许是影视圈越来越工业化了,但言语中多少也透露着一些无奈。

对于干什么都“来去匆匆”的小鲜肉们,这些前辈们并没有像多数人那样炮轰他们,反而更多的是疼惜。萨日娜说:“一个巴掌拍不响,你给了他这样的环境,大家都在捧着他,他怎么样都可以。那你说我们这么大的人有时候都会被忽悠、会被蒙,何况一个小孩……我是我自己,而他们不是他们自己,他们是被设计出来的,就像提线木偶,提一下就动一下,很少有自主的状态。如果让他们自主地去选择,我相信他们不会是这个样子。”

同时,谈及年龄是否会产生焦虑以及困境,几位演员都特别坦然。高鑫说:“什么样的年龄就演什么样的乐橙lc8角色,你要让我现在去演个十四五岁的中学生,我估计只能用电脑画了……活在当下就好。”萨日娜则觉得,现在的戏都是以年轻演员为主,“瞪个俩眼睛,苹果一样的脸”,这是亚洲人的审美和文化决定的,既然改变不了,就欣然接受,“我从26岁开始就演妈,我觉得很好呀,如果能把妈妈演好,不也是一个非常厉害的事儿吗?”

谈演配角:每个人都想演主角,但你也不能老霸着屏幕

搜狐娱乐:听到被白玉兰提名时,心情是怎样的?有怎样的感想?

李念:首先是开心的,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当时感想就是希望之后再接再厉,希望能拍出更好的作品。

高鑫:咦?哦!挺好的,都挺好的。没啥太大的反应,能得到别人的认可自然挺高兴,挺好的,都挺好的。

刘琳:我当然是挺高兴的,因为至少说明我的角色被观众认可了,也被业内人士认可了。但是同时我还是觉得提名有点少,不能光提我一个人,因为我们戏里面很多的配角都演的很好。我觉得大家都应该被提名,所以可能对我的这个提名也是对大家的一个共同的鼓励吧。

萨日娜:我挺感动的。我是上戏毕业的,我艺术道路的起点在上海,人生的第一个奖就是白玉兰奖,所以上海算是我的福地吧。我那个奖是在1998年拿的,现在过去21年了,又被提名了,真的特别特别感谢白玉兰奖,也感谢《那座城这家人》。白玉兰奖跟我的渊源蛮深的,三次入围、一次拿奖,还当过一次评委,挺开心的。

李乃文: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是挺意外的,但同时也很高兴,为这个戏能受到大家的喜爱高兴,当时看到宋绍山这个角色的时候我也是想了很长时间,能否演好这个角色?他是一个东北男人,而且很多小心思,我想把这个角色演得更接地气,所以也做了很多自己的处理,这当中是有导演毛卫宁和编剧高满堂对我的支持,我非常感谢二位,也感谢为了这部剧付出的所有伙伴们,是我们共同的成果被认可,这确实是一部值得大家观看的好剧。

刘奕君:听到提名的消息还是挺激动的,因为《远大前程》这个角色获得提名,心里确实五味杂陈,非常感动,这个角色在创作过程中非常不容易,得到这样一个肯定,还是很开心的。

搜狐娱乐:一些演员在选戏上,会在意番位,你之前演过不少主角,那饰演分量稍微轻一些的配角,内心有没有些许落差感?你是怎么看待配角这个位置的?

高鑫:再好看的玫瑰,如果把枝叶全都去掉,光秃秃的只剩一个花朵,肯定不完美。任何一个戏都不可能是只看一个人的,需要整体的配合,展现出来才能是一个成功的作品,所以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主角和配角之分,就是认认真真地演好每一场戏吧。

萨日娜:其实有过(落差),但也想得很明白。上学的时候,老师就说过,只有小演员,没有小角色。无论大小的角色,都可以让你全身心地投入进去。有时候也有朋友让我去客串,我觉得如果你只用十几场戏成功地塑造出一个人物,这么小的戏量,得让观众对你有印象,还得找到她的根,那真的挺牛的,比演主角还难。

刘琳:当然每一个人都希望演更丰富的角色,但我觉得还是应该给年轻人更多的机会吧,不能你老霸着屏幕。如果一个人老是演很主要的角色,我觉得观众会有审美疲劳的。不过,我觉得现在很多的剧组它更多的不是群戏,而是把大量的戏都放在男女主身上,我觉得这样是不好的。因为其实有很多人年轻的时候也许不太会演戏,但是有了一定的生活阅历积累之后,他们有了一种表演的欲望和可能性,其实也应该给这样的演员一些展现的机会。

刘奕君:我曾经说过一句话,只要我出场,我就是主角。

谈表演:做到一人千面很难,平时要多观察、多琢磨、多看书

搜狐娱乐:每次饰演一个新的角色,你是如何让自己快速进入角色,去把角色诠释到位的?如何做到一人千面?

高鑫:平时自己也比较喜欢观察人,这个其实很有意思,因为你会去琢磨、去猜测他的脾气性格有可能是什么样的,碰到类似的角色的时候,这些就能派上用场。一人千面的话其实还是要对角色做一个准确判断吧。比如之前演《琅琊榜》的太子,他是比较蠢笨的,如果太瘦,首先就不符合人物的特性,所以当时就去增肥了。《都挺好》的苏明哲则是一个中年男人,身材微微地发福,有时又比较自我……每一个角色的人物设定都是不一样的,对我来说就是多琢磨、多思考。

刘琳:我也做不到一人千面,实际上我演的大娘子,也有很多网友说看到了《父母爱情》里德华的影子或者是怎么样,我只能说我演的每一个角色都是我,也都不是我,就是这样。

萨日娜:因为我只演母亲这一类角色。母亲是有共性的,这种共性在一个角色里已经被占掉了百分之五十,所以我的创作空间只有百分之五十,要塑造每一个不同的母亲的角色,所以会更难一些。你演得越多,难度就会越大。那就要去找他们的不同,背景不同,经历不同,表达爱的方式不同,个性不同,这才是母亲的区别。

刘奕君:一人千面,只是我们的一个理想。我在创作当中,尽量追求每个角色和上一个角色都会有一些不一样。但是创作是一个很复杂的东西,他不能是因为求变而变,是稳中求变,为了反转而瞎编那是肯定不行的。我有我的秘诀,所以一般都是秘不示人的。我就举个例子吧,很多人看过《父母爱情》,里边我演一个知识分子,从年轻一直演到中年,再到老年,是一个非常大的跨度,那个角色和我扮演的《远大前程》里的张万林,大家可以对比一下,确实是有非常非常大的差别。

搜狐娱乐:平时如何给自己充电?

萨日娜:看书。表演的海洋还太浩瀚了,永远不能说自己已经到了一个什么程度。每次接到一个角色,你都会重新开始,不是说我这个角色是积累了上一个角色的经验,那是不可能的,你不清零,这个角色就永远不会有闪光的东西,你会永远在这个角色身上找到其他角色影子。如果你没有厚重的生活底蕴,对于剧本的理解,那你绝对做不到。从五岁开始我就一直看各种各样的书,这些书会给你打开更广阔的空间,你有了这些积累之后,读剧本的时候就很容易了。之前演《七九河开》,编剧就跟我说:老萨,你把我没写的东西都演出来了。我说:我告诉你,你所有的表达都藏在你的字里行间,是我读懂了,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所以我把它表达出来了。

刘琳:不拍戏的时候就是看看电影,看看书,听听音乐,读读诗。有点酸啊~因为年轻的时候不太喜欢读诗,觉得特矫情的感觉。但是上了岁数以后,怎么那么喜欢读诗了。感觉诗句马上能把你带入到一种演戏的境地当中,我拍戏的时候也会心里默念一些诗,就会特有感觉,特入戏,这是一个挺好的方法。

谈影视寒冬:淘汰掉不专业的人,是好事呀!

搜狐娱乐:大家都说现在正值“影视寒冬”,你是怎么看待这个现象的?

萨日娜:影视寒冬虽然大家老这么说,但我觉得大浪淘沙吧,把一些不够专业的、想急功近利的人都淘掉了,那剩下来的还是热爱这个行业的人。之前有很多人是“我要的不是你们的产品,我要的是后面的利益”,把这些人清理掉了,我觉得就挺干净的。这是好事呀!

刘琳:我相信经过影视业的寒冬后,良心剧一定是会越来越多的。因为有些人进入到这个行业他们的目的并不是单纯,也许他们只是为了赚一笔钱就走人,所以我觉得把他们淘汰掉了,行业是会好起来的。

谈行业变化:现在某些剧无任何营养,你们会让自己的孩子看这些剧吗?

搜狐娱乐:近几年来,整个行业有了很大的变化,如今拍戏,有哪些现象是你无法理解或者以前不敢想象的?

萨日娜:我在电视里看到现在播的作品,心里就想:这就是现在的戏吗?真的让我瞠目结舌,就觉得电视里播的都是非专业的人做的剧,真的没有(营养)。大家都是有孩子的人,你们会让自己的孩子看这些东西吗?你们要是觉得这些东西拿出来能让你们孩子看,那你们可以播,你要让我选择,我现在就出局,我玩不了这些,我受不了,我也不能让小孩们看到的全部都是没有根基的,没有任何文化营养的东西。

李乃文:现在会有一些剧组,出现前期没有准备好就开机的状况,在拍摄的过程当中会遇到很多的困难以及配合的不完善。所以我很怀念之前的剧本围读,把困难放到前面先解决。

刘琳:我自己的感受就是这个行业在变快吧。我们过去拍戏,都是三四个月,或半年大家在一起,共同读剧本,然后像一家人一样。但是现在因为拍戏快,节奏快,我跟一些剧里年轻的演员就见个十来天,第一天就要把他迅速接纳,这也是需要调整的。

谈小鲜肉:小鲜肉像提线木偶,很少有自主的状态

搜狐娱乐:对于现在娱乐圈中的小鲜肉和小鲜花,观众和网友争议很大,你们是怎么看他们的?

萨日娜:年轻有一个好处,就是你犯了错,可以重新来过。但犯错误这件事,一个巴掌拍不响,你给了他这样的环境,大家都在捧着他,他怎么样都可以。那你说我们这么大的人有时候都会被忽悠、会被蒙,何况一个小孩。孩子们也不想分身乏术,也不想365天有366天在工作,那究竟是什么人给了他们这种工作的方式呢?我不知道,我也不懂。我是我自己,而他们不是他们自己,他们是被设计出来的,就像提线木偶,提一下就动一下,很少有自主的状态。如果让他们自己自主地去选择,我相信他们不会是这个样子。因为每个孩子都挺善良的,你给他们放到一个好的环境里,他们都会发挥他们身上最好的东西。

谈年龄焦虑:亚洲人就爱看小年轻演主角,改变不了就欣然接受

搜狐娱乐:表演的道路上,你觉得年龄会成为你的障碍吗?

萨日娜:我觉得一点都不是。大家觉得,现在的戏都是以小年轻为主的,但是亚洲人的审美和文化就是这样的,你是改变不了的。亚洲人就是觉得,小孩儿才是女主,瞪个俩眼睛,苹果一样的脸。我觉得应该欣然接受,没有什么可抱怨的。你老说我们现在有困境啊,那你要不就去好莱坞拍戏。我从26岁开始就演妈,大家都说:你都没有年轻的时候。我觉得很好呀,如果能把妈妈演好,不也是一个非常厉害的事儿吗?

刘琳:不会,我就等着这会儿呢,因为我从来就没年轻过,我年轻的时候看上去可能就像一个成熟的,沉稳的三四十岁的女性,然后我现在终于到了我的大好时光了。我年轻的时候也没有演过年轻的角色,都是演妈妈、老太太什么的,那时候演的是一个表面,现在终于是身心合一了。

高鑫:在什么年纪演什么样的角色很正常,你现在放我去演一个十五六岁的中学生的话,我估计只能用电脑画了。年龄我们无法改变,也不需要改变,在什么样的年龄就会遇到什么样的角色,这都是自然发生的,尽可能地去把每一个阶段做好,活在当下就好。

刘奕君:我觉得年龄没有什么障碍,只要你身体好,精力好,每个年龄段都有每个年龄段的魅力。其实人的一生就像酒一样,有前味儿,中味儿,后味儿,每个年龄段都会有不同的味道,能带给你不同的感受和体验,所以年龄不会成为问题。

上一篇:《亲爱的》关注度爆棚,杨紫太“旺”男主角,以前粉邓伦如今粉李现 下一篇:熊梓淇分享“战痘”秘笈 透露新剧新专辑都安排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