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动态

300个小哥哥敌不过一个苏大强?2019年的选秀“糊”成这样到底怪谁?

发布时间:2019-07-17 11:10   作者: admin

原标题:300个小哥哥敌不过一个苏大强?2019年的选秀“糊”成这样到底怪谁?

赤子之心,乘风破浪。

那些“赤子们”憋了一整个春天,本以为可以在盛夏绽放杨帆远航,没想到迎来的并不是期待已久的惊涛骇浪,只是一场风平浪静的退场。

6月8日晚,伴随着周震南C位出道,腾讯的《创造营2019》正式落下了帷幕。

比起去年土创杨超越,孟美歧引发的全民热度,今年的创造营小哥哥们就好像是打了个哑炮,那个期待已久,“砰”的一声巨响始终没有出现。

就好像是小的时候路边崩爆米花的机器,卖爆米花的大叔手动摇了半个多小时,胳膊都要摇断了也没等到那”砰“的一声,站在路边的我们等了半天,憋得也是极为难受。

整个决赛期间,创造营的热度都还不如演员王子文的一双jio。

虽然热度不怎么样,但是创造营自己的人玩的倒是挺开心。

为了标榜自己是一档正能量选秀节目,决赛的时候选手们竟然都拿着具有时代感的军绿色水壶,不过想来也是应景,毕竟“糊”里面,都是“水”

同样“糊”里都是“水”且”崩不出半点爆米花“的还有爱奇艺的《青春有你》,以及优酷的《以团之名》

在这个被业内人士称之为”偶像元年“的时代里,究竟是曾经创造过辉煌的”优爱腾“提不动刀了,还是这届粉丝飘了呢?

去年,是爱奇艺《偶像练习生》和腾讯《创造101》爆炸式填充娱乐圈的一年。

或许作为路人的你没怎么看过这两档节目,但是你绝对听过”Pick“”C位“等外来词语。

或许你并不认识节目里面千篇一律的面孔,但是你绝对记得那个穿着镂空渔网透视装,妖冶又性感的蔡徐坤。

当然,你也会记得那个唱歌不咋地,跳舞也不行,除了哭啥也不会却能高位出道的“锦鲤”杨超越。

又或者是打破传统美女观念又黑又壮又敢说的王菊?

1,他们虽各有各的“作法”,但却有着同样的社会话题性

蔡徐坤的妖娆,激发了人们对于现在的男孩子怎么这么“娘”的探讨。

杨超越的幸运,引起了大家对于长得漂亮却只会哭德不配位的争议。

而王菊的意外登场,更是打破了固有的对于女孩子必须又白又瘦的审美定义。

有讨论,有争议,才会有人看,才会“出圈”。

比起土创和土偶,今年的三档栏目,总计300个小哥哥花式作妖加起来的话题度,还不如那个躺着想喝手磨咖啡的苏大强。

2018年,蔡徐坤上热搜的次数总计209次,远远高于作为流量前辈的鹿晗和TFboys。

土创的前五强,也是热搜的常客,作为土创”流量支柱“的杨超越,更是连带着两次”爆搜“,引发全民讨论。

反观今年,作为《以团之名》人气最高的选手赵品霖,在比赛期间上过热搜的次数不过8次,《青春有你》人气最高选手李汶翰登上热搜也才12次,去年比赛期间,蔡徐坤上过38次热搜,三次排名第一,几乎每6.3分钟就能在微博热搜上看见“蔡徐坤”三个字。

《最强大脑》的制作人曾发微博表示:“做节目的能够碰到杨超越这样的选手,真的是做梦都能笑醒”。

在这个信息井喷的时代里,如果选手没有足够的话题性和社会性让除了粉丝之外的人进行讨论,那他们注定无法出圈,也无法爆红。

2,不假思索复制粘贴,所谓“选秀与梦想”最终都沦为了三家平台竞争的炮灰。

有人说制造“爆款偶像”,是一种玄学。

娱乐圈里面流行一句话:“小红靠捧,大火靠命,强捧遭天谴”。

有着韩国101系成功经验做支撑的”优爱腾“,到底是时运不济,还是遭了天谴?是今年播出的时间不是良辰吉日,还是去年大红了之后没去庙里还愿?

韩国的本土101都办到第四季了,怎么作为后来者的”优爱腾“才在第二季就“支棱”不起来了呢?

韩国101第一季选择了100个妹子,第二季选择了100个小哥哥,到了第三季,直接引进了日本国民偶像团队AKB48系的樱花妹子们。

就拿最成功的101第二季(202)举例。虽然都是相同的选秀模式,但是202采用了更为密集的物料宣发和信息轰炸,让观众可以更全面的了解到选手,从而发现更多的闪光点和值得被讨论的点。

101系虽然每一季看似是同样的选秀模式,但其实每一季都在进行着不一样的变化与创新。

而咱们的“优爱腾”呢?

优酷——《以团之名》——101系模式——搞男孩!

腾讯——《创造营2019》——101系模式——搞男孩!

最迷的是,爱奇艺明明去年《偶像练习生》搞的就是男孩,为啥今年还要搞男孩啊?

模式一样也就算了,连性别都一样?这还有啥好搞的啊?

是漂亮妹子不配拥有姓名吗?还是你们看不起广大直男打榜花钱的实力?

三家都搞同样的东西,观众必然会审美疲劳。别说pick了,观众能准确的说出某个男孩是哪个节目里面的就算不错的了。

平台之间存在竞争是很正常的,但是偏要三家“硬刚”,全搞一样的东西,偏要在同样的领域分出胜负,最终只会三败俱伤,而所谓的“青春有你啊”“赤子之心啊”,说的比那些选手唱的都好听,满满的梦想与正能量,而背后呢?不过只是资本拿来竞争的筹码罢了。

3,是“优爱腾”提不动“割韭菜”的刀了?还是这届粉丝掏不动腰包了?

刚才提到了,三家平台的模式都是如出一辙。需要粉丝进行投票,即所谓的打榜。投票数量越高,选手出道的可能性也就越大。

那么问题来了,怎么投票呢?

简单点讲,投票=花钱。

犹记得2005年《快乐女声》大火的时候,作为我国历史上里程碑式的选秀节目,那是有料君第一次真正的理解到什么叫做“投票”。

每人发一条一块钱的短信,编辑自己喜欢的选手编号和姓名发送到指定的号码上,即视为投票成功。

那是一个单纯美好的时代啊!没有繁琐的投票机制,也没有高额的打榜费用,充其量就是借朋友或者家长的手机多发几条短信而已。

而现在呢?

对于你喜欢的选手,要想投票多一点,第一步,你得充该平台的会员,包月的和包年的投票点数都不一样。第二步,你可以通过节目播出平台上的粉丝部落、微博、广告商和节目组合作的小程序,以及一个短视频网站四个投票渠道进行投票。

每一个渠道,都要花钱,你花的多少,直接决定了你喜欢的选手排名的高低。

细想一下,优爱腾三个平台,我要是喜欢这三平台的选手,那我最起码三个平台的会员都得充上,啥都还没看见,一下子小一百就搭进去了。

据媒体调查显示,有的粉丝为了帮自己喜欢的选手打榜投票,都已经走上蚂蚁花呗,借网贷的道路了。

虽然粉丝借贷集资为选手投票的做法有些极端,但不难发现,投票选偶像其实是一场阴谋。

如果真的是为了票选人气最高的选手,平台方完全可以采取单渠道一人一票的投票机制,但是为了获取更多的收益,平台方却故意开设了多种投票渠道,有的投票选项只要有钱买品牌方的产品就可以一直投票,这某种意义上是在明目张胆地向粉丝要钱。

各个平台之间也是有样学样,在他们的眼里粉丝不过只是待收割的“韭菜”,割完这一茬还有下一茬。

但是,粉丝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真到了搞不动的那一天,再花样百出的投票渠道,也是徒劳。

4,300多个小哥哥,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刚才说的那三点,其实多少都有点花里胡哨,接下来咱们来说点实在的东西。

选偶像,无非就是颜值+实力。

虽说现在是一个看脸的时代,但是审美这个东西,他是很主观的。网友们都说创造营的选手们好丑,称他们是“丑营”,但有料君觉得,美丑是因人而异的,所以颜值这一块,就不单拿出来说了。

说说实力吧!

无论是18年的土偶和土创,还是今年的三档选秀,无疑都是以“团队”的形式来进行表演的。

一个好的舞台,成了考验选手们实力的重要指标。

去年,土创的舞台《撑腰》让我们见识到了孟美歧的舞台表现力。让我们不禁感叹,这样的女孩子,就是为了舞台而生的啊!

还有吴宣仪和李紫婷的名舞台《红色高跟鞋》。试问,谁看了不会心动呢?

就连偶像练习生的主题曲《EI EI》,也是风靡一时。蔡徐坤站C位,配合整首歌一点都不觉得娘,只觉得是一个个青春向上的少年,动作干净利落,可爱又有活力!

而到了今年,除了选手们的花边新闻私下撕逼之外,能拿得出手的名场面都有啥呢?

能够上热搜的名舞台又有啥呢?

恐怕是一个都没有吧!

去年,《偶像练习生》100位学员是节目组从国内外87家经纪公司、练习生公司的1908位练习生中选拔出来的。基本上可以说是涵盖了国内绝大多数优质的人才。

一年的时间还不到,优质的人才还没来得及培养出来,就变成了三家平台从国内挑出300个选手,你连稀释的时间都不给,又何来的优质资源与实力呢?

人海战术下,优秀的练习生资源被迅速消耗,原本应该精挑细选的选秀节目练习生,只能从之前综艺中挑选“回锅肉”,或是将一些只经过几天训练的素人练习生“赶鸭子上架”。

除去2013年出道的tfboys,国内再没有出现新的现象级男团,就连《偶像练习生》成团的NPC,在决赛结束宣布成团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注定“查无此团”了。

虽然很难出现现象级的偶像团体,但选秀周期三个月,成团合约一年左右的节目模式还是吸引了很多想要捞快钱的经纪公司,大家都在跃跃欲试想要参与这场“偶像养成”的狂欢。这样的心态促使他们将一些并未经过长时间专业偶像练习的素人送进选秀节目,从而拉低了选手们的整体业务能力。

选秀的舞台明明是用来展示魅力的,硬生生的被这帮人搞成了“中小学生文艺汇报演出”。

偶像产业并非是快餐产业,即使是娱乐产业发展成熟的韩国,尚且需要三到四年的时间来培养和推出新的团体,更何况是偶像产业刚刚起步的中国呢?

急于求成,只会得不偿失。

有消息称,今年暑假,爱奇艺将启动第三季的女团选秀,而腾讯那边也在着手准备第三季的女团,不知道这浩浩荡荡的漂亮小姐姐中,会不会出现下一个“杨超越”“孟美歧”“吴宣仪”呢?

上一篇:向太陈岚20岁青涩照曝光,40年前颜值逆天,撞脸儿媳郭碧婷 下一篇:娱乐圈四大“未解之谜”:一个已破解?黄家驹真正的死因只有他们知道